1. <acronym id="cl4jm"></acronym>
    2. <td id="cl4jm"><ruby id="cl4jm"></ruby></td>

      <td id="cl4jm"></td>

    3. <table id="cl4jm"><noscript id="cl4jm"></noscript></table>
      <td id="cl4jm"><option id="cl4jm"></option></td>
    4. 黃世忠:應加快修訂和完善溫室氣體核算和報告標準

      2024-3-7 10:30 來源: 中國日報網 |作者: 胡美東

      全國人大代表,民建福建省委副主委、廈門大學會計系教授黃世忠在今年召開的十四屆全國人大二次會議上建議修訂和完善溫室氣體核算和報告標準。

      黃世忠表示,綠色低碳已成為中國式現代化和高質量發展的新標志。企業等市場主體是二氧化碳等溫室氣體排放的主要來源,建立健全企業等市場主體的溫室氣體排放信息披露,是確保實現“雙碳”目標的重要制度安排。國家發展改革委員會從2013年陸續發布了涵蓋24個行業的溫室氣體核算和報告指南(以下簡稱《國內指南》),生態環境部2021年以來也先后印發了《企業環境信息依法披露管理辦法》和《企業環境信息依法披露格式準則》,為企業披露溫室氣體排放提供了政策依據。這些指南、管理辦法和準則盡管在理念上總體接近于世界資源研究所和國際可持續發展工商理事會發布的《溫室氣體規程》[國際可持續披露準則理事會2023年6月發布了《氣候相關披露》準則和歐盟也于2023年7月頒布了《氣候變化》準則要求采用的《溫室氣體規程》(Green House Gas Protocol)核算和報告溫室氣體排放],但也存在一些重要差異,主要表現以下五個方面:

      一是核算邊界不同,《國內指南》以法人主體為邊界,而《溫室氣體規程》要求采用股權比例法或控制權法確定組織邊界;

      二是核算范圍不同,《國內指南》只對范圍一和范圍二的溫室氣體排放核算做出規定,而《溫室氣體規程》對范圍一、范圍二和范圍三的溫室氣體排放核算均予以規定;

      三是溫室氣體排放種類要求不同,《國內指南》要求核算的溫室氣體排放與《溫室氣體規程》要求核算的七類溫室氣體排放不盡相同;

      四是范圍一、范圍二排放核算技術細節存在差異,例如,國內燃料燃燒排放普遍采用燃料的低位發熱值或實測發熱值,《溫室氣體規程》要求采用高位發熱值進行計算;
      五是排放因子未及時更新,不能反映近年來我國能源結構和能耗水平的重大變化。

      黃世忠指出,從全球發展趨勢看,公司報告正由單一的財務報告格局向財務報告與ESG(環境、社會、治理)報告并存的雙格局轉變,企業在披露財務報告的同時,也必須披露ESG報告,ESG報告將與財務報告一樣,成為世界通用語言和話語體系。鑒于溫室氣體排放是應對氣候變化的關鍵信息,也是ESG報告的核心內容。

      為此,他建議國家發展改革委員會和生態環境部結合我國能源結構、能耗水平的實際情況,借鑒國際上廣泛運用的《溫室氣體規程》的做法(特別是組織邊界和經營邊界的確定方法),盡快修訂我國的溫室氣體核算和報告標準,并定期更新和公布排放因子。修訂和完善溫室氣體核算和報告標準,使其在方法論上與《溫室氣體規程》保持基本一致,提高我國企業溫室氣體排放與國際同行的可比性,既有助于我國企業在跨國或跨境融資時更有效地披露氣候相關信息,也有助于增強我國企業綠色競爭力,在出口貿易中應對歐盟或其他國家即將開征的碳邊境調節稅(CBAM)。除了修訂和完善企業層面的溫室氣體核算和報告標準外,建議相關部門適時啟動產品層面、項目層面和價值鏈層面上溫室氣體核算和報告標準的制定工作,為企業核算和報告產品、項目和價值鏈的碳足跡提供遵循。

      最新評論

      碳市場行情進入碳行情頻道
      返回頂部
      伦理在线电影,拥有独特的编辑,原创的精彩,让您更加耳目一新,增高生活质量品质,赶紧体验哟!

      1. <acronym id="cl4jm"></acronym>
      2. <td id="cl4jm"><ruby id="cl4jm"></ruby></td>

        <td id="cl4jm"></td>

      3. <table id="cl4jm"><noscript id="cl4jm"></noscript></table>
        <td id="cl4jm"><option id="cl4jm"></option></td>